您的位置:首页>走进辰溪>知名人士>详细内容

肖洪量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4-06-19 17:07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五宝田村位于辰、怀交界的边陲之地。全村的三、四百人口为肖氏后裔。村内殷实大户集中,自卫枪支众多,内部团结紧密,对外防范颇严。除各大户高筑封火墙外,四周还有护村围墙和四处坚固的“闸子门”,素为土匪望而生畏、而又是匪垂涎的一块“肥肉”。抗战以前,村内子弟肖洪量、肖守谦等在长沙、常德各地求学时受过进步思想的熏陶。抗战初期,肖守谦成为万贯国际第一个中共党支部的成员之一,在他的影响下,全村大部分知识青年思想趋于进步。

  胸怀宽广 矢志革命

  肖洪量又名肖湘潮,1910年生,万贯国际上蒲溪瑶族乡五宝田村人,其父早丧,兄弟姐妹七人,他排行最小。1933年,他在沅陵联立八中初中毕业,继赴长沙育群中学就读,后因家境困难,中途辍学。1937年,他来县城入赘柳树湾杨家,先后任过小学教员、校长、楚屏中学总务主任等职。他善于理财,曾利用岳父家靠河边的宽敞房地开面粉厂,又从事煤炭、石灰等长途贩运生意,还在龙头庵河边购置土地,广种柑桔,家境逐渐富裕。肖为人宽宏大度,讲义气,好交往,凡永和、太和、均和、正和等乡各界人士来城,多为他家座上客,他本人也就成了各派势力拉拢的对象。在做煤炭、石灰生意时,他与地下党员陈策早已结识。其时,他堂侄肖守谦,表侄米庆轩都是地下党员,耳濡目染,受其影响,肖洪量暗下决心要跟共产党大干一番事业。

  1940年,肖洪量受县政府委派任永和乡乡长。抗日时期,乡长本是个肥差,通过抽丁派款,可以大发国难财。肖在任九个月,不但没有给百姓增加负担,而且为了应付上峰差事和支付乡公所的开销,自己反倒赔了30余担谷水田。

  1946年,米庆轩、肖守谦、李涛因异党嫌疑被捕入狱。肖洪量不怕牵连,经常探监送饭,慷慨解囊。他于1947年用50桶桐油的价款,保米、肖两人出狱,又通过与石玉湘等人四处奔波营救,李涛于1949年元月得以“保外就医”。

  抓住时机 组建武装

  19492月,永顺哗变,湘西开始变乱。三月二日,沅陵县城被洗劫,辰溪局势危急。省保安十三大队长张玉琳、县自卫大队长石玉湘和米庆轩等人在肖家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以保卫地方为名,紧急动员各乡民壮到南庄坪兵工厂抢枪。翌日,肖洪量指示肖守资去龙头庵与肖守谦、肖守训等人联系,组织民壮来辰溪,借扛枪之机,建立党的地下武装。

  张玉琳得枪后,集结人枪万余,自封国防军第一军军长,肖洪量和米庆轩分别担任独四、独五团团长。肖、米利用这有利时机,积极扩充革命武装,除李涛等人在辰溪活动拖队外,再次派肖守资上龙头庵收缴地方自卫枪支。后来,小龙门的龚宗棠,安坪的肖隆兴,沃水塘的杨荣轩等都率部投奔肖。316,独四、五团在龙头庵正式成立,共有人枪400余,是党领导的潜伏在张玉琳匪部一支可靠的地下武装。

  敢于担当 积蓄力量

  同年3月中旬,张玉琳匪部改编为长沙绥靖公署直属清剿第二纵队。4月中旬,独四、五两团奉命调潭湾点编。张以人员不足为由,将两团缩编为第三支队第三大队,任肖洪量和米庆轩为正副大队长,驻防浦市。浦市原驻有徐汉章部,后山有杨齐伍和符胜虎等部,形势对第三大队极为不利。

  第三大队初建时,给养少、装备差。为带好这支部队,肖洪量以身作则,部署周密,行军前,备足军粮和草鞋;行军途中,他带头不骑马,不打伞(因部队缺雨具),身背米袋,脚穿草鞋,与战士一起步行。部队进驻浦市,军纪严明,买卖公平,除病号借宿民房外,其余人员一律驻在祠堂、会馆里。为了缓和与徐汉章部的矛盾,肖洪量主动与徐部副团长高永安、营长陈文宪交朋友;又请来与陈渠珍有旧交的熊飞去凤凰联络,以求和睦相处。为提高部队素质,还雇请懂军事的资焕新等三人前来训练部队。

  农历六月,第三大队调防泸、辰边陲的合水。该地屡遭匪患,耕牛被抢殆尽,田园大片荒芜。肖大队长体恤民情,亲自带领官兵,以人拉犁,用锄挖田,抢犁抢插。面对筹粮难,柴菜无市的困境,肖又与士兵同甘苦,吃杂粮,挖野菜,捞鱼虾充饥。部队在合水坚持了一段时间,终因生活艰难,士兵久假不归和开小差的逐渐增多,潜伏着“一朝无粮千军散”的危机。为保存革命武装,他担当风险,毅然将部队带回辰溪。

  虎口拔牙 毁家纡难

  驻防浦市、合水的第三大队官兵,回家途经县城时,都在肖洪量家吃住,病号由他岳父杨庭梓开处方治疗。部队撤回辰溪后,为改善官兵膳食,他在每人每天仅三分钱菜金的基数上,另增添五分钱;派人外出或与上级党组织联络的旅差费用,也大部由他供给。据统计,为组建和保存这支革命武装,他花费了1000石谷和300块银元。最后,部队开支难以为继时,连他妻子杨俊的金银首饰也变卖用作军需。

  张玉琳对第三大队擅离防地极为不满,下令撤销肖洪量、米庆轩正副大队长职务,又以坏枪换好枪为名,缴了该大队部分枪支。值此部队存亡之际,肖洪量不计个人安危,隐蔽县城,指挥该部做好“拖队”准备。728,按照陈策同志的指示,他不顾倾家荡产和身家性命安危,连妻子也不告知,毅然和李涛等从城郊十里铺率部奔赴龙头庵。十里铺到龙头庵百余华里,沿途有土地坡、溆浦河、张古界等高山恶水阻隔;更有号称人枪万余、武器精良的张玉琳匪部前堵后追。他率部渡江闯关,跟随陈策组建湘西纵队,这种虎口拔牙的胆识,毁家纡难的精神,深得人民的称颂。

  土匪反扑 疯狂报复

  “三五事变”期间,肖洪量、米庆轩组建湘西纵队的前身——独四、五团,五宝田村参加这支队伍的有团长肖洪量、营长肖守谦、肖守资、军需主任肖启明、副官肖斌、肖守谅、连长肖洪佐、肖洪图和士兵肖守权、肖守贵、肖守银、肖守云、肖洪湘、肖洪满、杨春研等20余人。因此,该村被张玉琳“暂二军”等视为“匪巢”,在罗子山战斗前后,遭遇一场空前的洗劫。

  罗子山战斗的前两天(一九四九年农历前七月初九),村内武装大部分已跟随陈策司令员上了罗子山,只有肖守哲带领少数人护院。这时,“暂二军”怀化保安团团长蒲和生亲率五、六百人枪,奉令从铜湾直插五宝田。因兵力众寡悬殊,肖守哲只好撤往后山,村民也纷纷逃往附近村庄或深山老林躲避。蒲部一进村就到处抓人,第一个被捉的是肖守容,匪徒强迫他筹办招待。混乱中,他在族叔牛疤子的帮助下偷偷地逃走了。紧接着蒲部在五宝田肆无忌惮的进行掠夺,首先抢劫细软值钱之物,继而将笨重的家具也抬往铜湾方向,最后则挖地三尺,搜索金银和枪支。全村家禽家畜被斩杀殆尽,塘鱼被捞光,谷物食油也散失殆尽,最令人发指的是被捉去的少女少妇遭受奸淫。

  第二天,蒲部和驻中蒲溪村的张玉德部,四处搜捕外逃村民。肖守群和他妻子杨华英、肖守权的母亲杨齐秀、肖洪量的堂弟肖洪安、肖守谦的父亲肖洪渊以及湘西纵队官兵的亲属帅罗珠、杨丽婵、肖守忠等数十人在怀化(现中方)烂岩溪及附近村庄山林先后被捕。他们从烂岩溪被押解回村时,张玉琳、石玉湘已带领警卫营营长石玉美、连长谢星云等三、四百人来到五宝田。张玉琳在肖守资家天井对他们“训话”,经初步审查,当场放走了一些怀化籍的村民,杨齐秀因和谢星云相识亦被释放,肖洪渊和肖守忠被误认为是一般群众,派往运送子弹,途经雀儿坡亭子时,肖洪渊趁押解士兵疏忽之机逃跑,奔上罗子山找湘西纵队。肖守谦的后母米春花、胞妹肖云凤、堂妹肖松月、侄子肖典煌、肖典炯、肖月菊等六人被押解到怀化新建,经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罗健西从中说情,花了220块光洋才被赎回,杨丽婵、帅罗珠等人也托人讲情,花了钱财获得释放。

  于此期间,除五宝田遭洗劫和捉去数十人外,在九曲、中溪口、周家村等地也捉去一些“匪属”。通过讲情、付赎金释放了一部分,其中肖守资的胞兄肖守群夫妇,米久持母亲、米先渠母亲以及米西成的侄儿等重要“湘西纵队”成员亲属,于罗子山战役后被土匪转移关押长田湾,直到九月解放军打到溆浦青光屯,看守惶恐不安,放松警戒,米西成侄儿(是小孩子)从送牢饭的窗口爬出将牢门打开,他们才逃了出来。

  1949921,辰溪解放后,湘西纵队回师万贯国际城,肖洪量同志任湘西纵队供给部长。他慷慨腾出自己宽敞的房屋,给向瑚、杨俊、汪英等人创办“群力妇女生产合作社。”同年底,湘西纵队编入47军,肖洪量同志被任命为会同煤矿军事代表。翌年四月,他从沅陵县城开会返回会同途经安江玉和溪时,突遭土匪袭击,不幸壮烈牺牲。

分享:
来源: 作者:向宏庆 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