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夜浙江卫视《奔跑吧》审片室,声音在笑泪在飙

发布时间:2018-05-11 16:51
来源:浙江卫视

视频:《奔跑吧2》第5期预告:兄弟团龙舟赛“背水一战”泣不成声 邓超掩泪自责“对不起大家”

周四晚上七点,我踩着点溜进了审片室,果然又没有位置了,三十见方的房间里挤了几十号人。大家习惯性地拿起笔记本,再顺手把手机调成震动,服务员过来添了第三遍茶,然后关灯,放映。

进入蓝莓视频观看《奔跑吧2》最新一期完整视频>>

这是浙江卫视《奔跑吧》开播以来的第70次审片。

审片,对于电视人来说,宛如一种出关前的仪式。作为一名新媒体小编,我对审片早已习以为常——每一个节目,都是从机房送到审片室,做完修改之后再输往播出端,最后抵达电视机屏幕。

这次看的是“学霸龙舟赛”主题的第二期。上一期已经做了非常多的铺垫:比速度、比体重、比力量,比到最后屁结果都没有,导致我们都对这一期抱有一种“你如果不好看我就给你好看”的坚硬心态。

前半程笑点密集,全场哈哈哈哈哈哈哈。邓超一放屁,前排领导差点惊掉了手中的保温杯;陈赫一撒娇,中年少女们纷纷笑开花;教练一开怼,大家忍不住要给她鼓掌了——没错,这是《奔跑吧》的审片常态,每个人都是一条嘻嘻哈哈的人肉弹幕。

万万没想到,后半程泪点接踵而至,好多女生哭得梨花带雨。昏暗的审片室里,纸巾盒被来回传递。

看着Angelababy坐在帐篷里两眼汪汪,小鹿般无辜的眼神戳人心窝。我前排的姐姐扯下一张纸,拼命想把眼泪扇回去。

兄弟团哼哧哼哧划船的时候,我的座椅也开始同步震荡,差点以为自己进了4D影院,扭头一看,边上的胖子同事直直地盯着屏幕,正在不自觉地下腰、蹬腿。

在龙舟拐弯几乎翻船的那一瞬间,我听到现场起了一阵低低的惊呼,实习小姑娘的笔“啪”一声掉在地上,她的手握成了拳头。

冲过终点后,我看到邓超举起船桨仰天长呼,郑恺冲着GOPRO大喊“没有后悔!”,王祖蓝摘下墨镜,镜头里是一张哭到变形的香肠嘴。这时右边同事抬起眼镜框,悄悄揩去了泪水。

当放映结束重新开灯的时候,我揉了揉酸胀的眼睛,看到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泪光盈盈。我们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,一切那么恍惚,却又那么真实。

人生能有几回搏,在“丧文化”横行的今天,被一场龙舟赛打动,是不是因为我们距离这样的全力以赴和荣辱与共,已经太遥远了呢?

当最后所有人唱着《超级英雄》划桨归岸的时候,我脑中浮现的就是那句话:

“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战胜我。”

看完片子冷静一下,大家开始轮流发言。

总导演说,比赛前一天训练强度太大,他都已经准备让MC回酒店休息了,教练非要让他们再划2000米,所有人乖乖上船,在暮色苍茫中越划越远,只听得到呐喊声响彻天际,所有工作人员坐在岸边看着,哭了。

Follow PD说,你看陈赫在后半程哑巴似的不说话,其实是为比赛默默积攒所有的力气。后来他还跟我们说,上午躲在帐篷里,是怕皮肤晒过敏上不了场。

那天比完赛在饭桌上,170斤的陈赫哭得像个孩子,扑到鹿晗怀里说,“我是个差生,我怕啊。”

负责宣传的同事说,Angelababy的经纪人听说她哭了都不敢相信,连黄晓明求婚都没哭,怎么会为了划龙舟掉眼泪?

刚进台的实习小姑娘说,原以为真人秀里埋伏着一打影帝,喜剧片悬疑片煽情片样样都能演,不知道他们认真起来这么可怕。

七个一线综艺MC,四个体育冠军,都是从若干条血路中杀出来的成年人,谁不是百炼成钢、百忍成钢?在片子的最后,两天的魔鬼训练结束了,汗和泪也流尽了,他们站起来对着工作人员鞠躬说,谢谢。

然后一路和艺人相爱相杀的总导演姚译添,也站起来回敬一个鞠躬说,谢谢。

而我在审片室里,看完这一场荡气回肠的记录,也想站起来说,谢谢。

我知道生活多半是一个英雄梦想被岁月消磨的故事,但是希望今后的我们,在面对未知的时候,在丧失信念的时候,在濒临崩溃的时候,会记得那天龙舟赛上的跑男队,每个人都紧紧握住自己的桨叶,如同握住一把战斗的剑柄。

战斗不服输,青春无终点。

今晚20:50,请用心收看,让我们都活成闪闪发光的热血少年。

为你推荐
'); window.document.write(""); (function(){ var expire_time = parseInt((new Date()).getTime()/(5*60*1000)); var head = document.head ||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head")[0] || document.documentElement; var script_version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,script_cyan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script_version.type = script_cyan.type = "text/javascript"; script_version.charset = script_cyan.charset = "utf-8"; script_version.onload = function(){ script_cyan.id = 'changyan_mobile_js'; script_cyan.src = 'http://changyan.itc.cn/upload/mobile/wap-js/changyan_mobile.js?client_id=cy2w9s7BcFi0&' + 'conf=prod_df263d996281d984952c07998dc54358&version=' + cyan_resource_version; head.insertBefore(script_cyan, head.firstChild); }; script_version.src = 'http://changyan.sohu.com/upload/mobile/wap-js/version.js?_='+expire_time; head.insertBefore(script_version, head.firstChild); })(); } else { window.document.write(''); window.document.write(""); (function(){ var appid = 'cy2w9s7BcFi0', conf = 'prod_df263d996281d984952c07998dc54358'; var doc = document, s = doc.createElement('script'), h = doc.getElementsByTagName('head')[0] || doc.head || doc.documentElement; s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s.charset = 'utf-8'; s.src = 'http://changyan.sohu.com/upload/changyan.js?conf='+ conf +'&appid=' + appid; h.insertBefore(s,h.firstChild); window.SCS_NO_IFRAME = true; })() } } browserRedirect();